行業動態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

中國制造決不能滿足于做“打工仔”

日期:2018/11/13 13:57:44 閱讀:7

中國制造決不能滿足于做“打工仔”

作為世界上認知度最高的標簽之一,“中國制造”的足跡幾乎遍布世界各地,被認為是中國的標志性名片。對這個名片的含金量,柳冠中表示我們仍需要保持頭腦清醒。中國在制造水平上確實取得了長足進步,但和發達國家的先進水平還差相當一段距離。

“在工廠里,圖紙就是命令”,而我們的命門卻被外國把持住。

由于缺乏工業革命的基礎積累,目前中國的制造業大多還停留在“造”的層面,相當于只是給外國打工,單純生產產品;而在關鍵的“制”的層面,核心的標準、工藝和流水線等還主要依靠從發達工業國家引進。

有“造”少“制”,相當于我們的制造業在瘸著一條腿走路,沒法走遠,沒法跨越式進步。

我們應該對制造業的發展進行反思,要認識到自力更生的重要性。“改革開放40年了,大家可以大致統計一下,凡是引進的,水平基本停留在那兒,我們只是比外國造的更多,更便宜。沒引進的,我們反而做出更好的東西了。”


過分追求眼前利益是阻礙中國工業發展的頑疾

解決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的問題,需要的不只是工具和技術,更需要轉變觀念。柳冠中坦言,思想層面的變革比物質層面的變革更加艱巨。

“有了機床和流水線不等于實現了工業化。沒有徹底解決分工合作的機制問題——‘生產關系’,中國的工業化,就沒有徹底完成。”

工業化的本質是大生產和分工“合作”,中國受到傳統的小農經濟影響,形成了小生產思想,追求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尚未建立完善的社會型產業合作體系。

“整個日本只有一家螺絲釘廠,這在中國簡直是不可想象的!”說明精確分工下的合作可以避免過度競爭,優化資源配置,提高產業競爭力。而中國目前的粗放的小而全、大包干模式追求做大做強,忽視了產業的精細化分工,不利于工業的轉型升級。

缺乏沉淀,過分追求眼前利益同樣是阻礙中國工業發展的頑疾。在柳冠中看來,中國社會目前整體風氣偏浮躁,缺少踏踏實實做好基礎性工作的氛圍。改革開放以來,很多企業過分看重銷售端,投入大量資源進行品牌營銷,對制造端核心技術的研發和投入重視不夠。

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咱們現在都希望今天種樹明天乘涼,這個心態不解決,很麻煩。”中國需要有十年磨一劍的毅力和決心,從思想上轉變發展觀念,沉下心來做好基礎工作,突破核心技術,才能實現工業的整體進步。

突圍“三明治”困局,中國制造要靠設計引領

除了缺乏沉淀,中國制造業目前還面臨“三明治”困局,受到發達國家和后發國家的雙向擠壓。一方面,發達國家仍處于全球產業鏈的頂端,正在大力開展制造業回歸運動;另一方面,后發國家的制造業成本優勢逐步顯現,中國制造業傳統的低成本優勢正在被蠶食。中國在全球產業結構中處于尷尬的“三明治”中間夾層位置。

中國制造要突破這個尷尬的位置,設計起到關鍵的導向性作用。工業設計是轉型升級的非常重要的驅動器,中國正在經歷從低端設計逐步邁向高端綜合設計的發展階段,破解中國問題需要中國方案。

“工業設計絕非紙面上的涂脂抹粉,需要關注整個產品的生態鏈”——“產品、商品、用品、廢品”。他強調設計不能流于外觀形式,不能只是服務于營銷的噱頭。設計應當關注的是社會整體水平的提高,要創造更加合理的生存方式。

中國人口基數大,資源人均占有量相對短缺。在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,中國的設計方案要考慮到產品的制造—流通—使用—回收的全過程。設計師要思考在產品制造層面能否降低成本、節省資源;在流通中能否減少消耗,避免過度營銷;在使用層面如何增加使用年限,讓用戶多用幾年;在回收層面能否便于維護與再利用等等。

奢侈主義和過度消費現象抬頭的背景下,柳冠中對設計逐漸喪失自主性,屈從于商業營銷的現象表示擔憂。他語重心長地指出“中國強大的標志不在于阿里巴巴上面賣出了多少商品,而是發達國家的實驗室里都使用我們的產品” 。追求酷炫時尚的外觀不是設計的本質,提升工業水平,讓中國制造成為世界的引領者,才是中國設計界應該努力追求的目標。

咨詢電話
女性高爱潮视频